第四回 金马门群哗节度使

  诗曰:

  劈破虚空消恨魂,吸干沧海洗嚣尘。

  近来宇宙难容物,何处能留傲俗人。

  话说钟景期去拜葛御史,见重门封锁,绝无一人,不知何故。看官们看到此处,不要因摸不着头脑心焦起来。只为做小说的没有第二枝笔,所以一时说写不及。如今待在下暂将钟景期放过一边,把那葛御史的话,细细说与看官们静听。

  那葛御史名太古,字天民。本贯长安人氏。乃科甲出身,官至御史大夫。年过半百,尚无子嗣。夫人已亡。止有一女,名唤明霞。葛太古素性耿介,落落寡合。那富贵利达不在心上,惟有诗酒二字摆脱不下,日与学士贺知章、供奉李太白、拾遗杜子美等一班酒仙诗伯,结社饮酒。自那日游春回来,拉李、杜二人到园中,太古将景期、明霞二人冲散之后,明日又在贺知章家赏花。通是当时的文人墨士。葛太古与李、杜二人到得贺家,已是名贤毕集了。一时弹琴的弹琴,下棋的下棋,看画的看画,投壶的投壶,临帖的临帖,做诗的做诗。正是:宾主尽一时名胜,笑谈极千古风流。

  众人顽耍了一回,就入席饮酒,对着庭中花卉,说的说,笑的笑,欢呼痛饮,都吃得大醉。傍晚而散,别了贺知章,上马各回,只有葛太古与李太白是同路。那李太白向葛太古道:“小弟今吃得高兴,又大醉了,与兄总是同路。我和你不须骑马,挽手回去吧。”太古道:“甚妙!”就吩咐从人牵着马随在后边。众人在街上大踱。看看走到金马门来,只见一骑马上坐着一个紫袍乌帽、玉腋金冠的胖大官儿。前二个军牢引导,从金马门内出来。

  李太白朦胧着一双醉眼,问着从人道:“那骑马来的是什么人,这般大模大样?”从人见了,禀道:“是节度使安老爷。”

  李大白听了,就嚷起来,道:“是安禄山这厮吗?罢了,天翻地复了!这金马门是俺们翰院名流出入的所在,岂容那大武夫在这里驰骋!”葛太古掩他的口不祝那安禄山早已听见,他便眼快,认得是李太白与葛太古二人。就跳下马来,向前道:“罢了,学士公今日又醉矣!”葛太古勉强欠身道:“李兄果然又醉了,酒话不必记怀。”太白就直了喉又嚷道:“葛兄和那武夫则甚!我和你是天上神仙,偶谪人世,岂肯与那泼贱的野奴才施礼!”安禄山听见,气得太阳里火星直爆。也嚷道:“李太白,如何这等欺人太过!我也曾与朝廷开疆拓土,立下汗马功劳。今蒙宣召入朝,拜贵妃娘娘为母。朝臣谁不钦敬!你敢如此小觑我吗?”李太白道:“呸!一发放屁!一发放屁!

  难道一个朝中母后;认你这个臭草包为子?葛兄,你看他大肚子里包着酒,袋着饭,盛着粪,惹起我老爷的性子,将着锋利剑剖开你这肚子来,只怕那些臭气要冲死人了!怎及我们胸藏锦绣,腹满文章。你那武夫还不回避吗!“

  那安禄山大怒,道:“我方才又不曾冲撞你,怎生这般无礼!你道是我武夫不中用的;我道你们这些文官,做几首吃不得穿不得的歪诗,送与我糊窗也不要。我想我们在外边血战勤劳,你们在里边太平安享,终日吃酒做诗,把朝廷的事一毫不理,如今通是你们文官弄坏了。还在我面前说三道四!”只这句话,惹出一个助纣为虐的葛太古出来。始初原在里边解纷,听了安禄山这句话犯众的话,也就帮着变脸道:“你如何说朝廷的事通是我们文官坏的?我想你那班武夫在外面克短军粮,侵销廪饩,劫良民如饥鹰攫食,逢劲敌如老鼠见猫。若没有我们通今博古的君子拨通指示,你那些走狗,仗着匹夫之勇,只好去染刀头。”

  李太白拍手大笑道:“葛兄说得好!说得好!我们不要理他,竟回去吧!”又对从人们道:“你们也骂那奴才几句!骂得响,回去赏你们酒吃;骂得不响,回去每人打三十板。”那些从人怕李太白回去撒酒疯,真正要打,只得也一齐骂将起来,千匹夫、万草包的一头走一头骂,跟着葛李二人去了,气得安禄山死去活来,叫军士扶上了马,吩咐不要回府,竟到太师李林甫府中来。

  门上人通报了,请禄山进去。一声云板,李林甫出来,与禄山相见。林甫道:“节度公为何满面愠色?此来必有缘故。”

  禄山尚自气喘喘的,半晌做都不得。直待吃了一道茶,方才开言,道:“惊动老太师多多有罪。禄山因适才受了两个酒鬼的恶气,特来告诉。”林甫道:“什么人敢冲撞节度公?”禄山道:“今日圣上在兴庆宫与贵妃娘娘饮宴,禄山进去,蒙圣上赐酒三觞,从金马门出来,遇见了李太白、葛太古二人,吃得大醉,开口就骂。”遂将适才言语,一一告诉出来。

  林甫听了,道:“天下有这等狂放之徒!如今节度公又要怎么?”禄山道:“不过要求太师,与禄山出这一口气。”林甫沉吟一会:“想葛太古曾拒绝我亲事,正在算计他,不想他自己寻了这个对头来,正中机会矣。”笑一笑道:“节度公,我想葛太古这厮,摆布他甚是容易。只是李白这酒鬼倒难动摇他。”禄山问道:“为何难动摇呢?”林甫道:“他恃着几句歪诗儿,圣上偏喜欢他。旧年春间,圣上在沈香亭赏牡丹,叫李白做了什么《清平调》,大加叹赏,赐了一只金斗。他就在御前连饮了三斗,醉倒在地,自称臣是酒中之仙。喝叫高力士公公脱靴。是日醉了,圣上命宫人念奴扶出宫去,着内侍持金莲宝炬送他回院。这等宠他,我和你一霎时如何就动弹得?”

  禄山道:“圣上却怎生如此纵容他?”林甫笑道:“节度公的洗儿钱尚然纵容了,何况这个酒鬼!”禄山也笑了一声,道:“如今先摆布那葛太古,太师如何计较?”林甫道:“这有何难!

  你修成一本,劾奏葛太古诽谤朝政,谩骂亲臣,激起圣怒。我便从中撺掇。那儿看他躲到哪里去?待除了葛太古,再慢慢寻那李太白的衅端便了。“禄山道:”承太师指教!只是那桩事不可迟延。明日朝房早会。“说完,两个作别。

  明早,各自入朝。禄山将参劾葛太古的本章呈进,明皇批下内阁议奏。李林甫同着众官在政事堂会议,林甫要将葛太古谪贬边卫。又有几个忠正的官儿,再三争辩。议将葛太古降三级调外任用,谪授范阳郡佥判。议定复行奏闻,圣上允议。

  旨意下了,早有报房人报入葛太古衙内。葛太古看了圣旨,忙进内向明霞小姐说知,道:“我儿,只因我前日同李供奉在金马门经过,乘醉骂了安禄山,那厮奏闻圣上,将我谪贬范阳佥判。我平日官位最看得恬淡,那穷通得失倒也不在心上。只是我儿柔姿弱质,若带你赴任,恐不耐跋涉之劳;若丢你在家,又恐被仇家暗算。去就难决,如何是好?”明霞听说,眼含着泪道:“爹爹仓卒遭谴,孩儿自当生死不离,况孩儿年幼,又无母亲在堂,家中又无别个亲人照管。爹爹不要三心两意,孩儿死也要随着父亲前去的。”太古道:“既是如此,也不要胡思乱想,吩咐家人侍女们一齐收拾,伏侍你随我去便了。”里边说话,外边早有家人进来传说:“大司马差着官儿,赍了牌票,来催老爷起身,要讨过关结状哩!”太古道:“你去回复他,说我明早就起行,不须催促。”家人应了出去。又有人进来道:“安禄山差许多军士在门首乱骂,我们向前与他讲,倒被他打哩!”太古道:“这个小人,不要睬他便了。”

  差人一面去催车辆、人夫、牲口,一面在家忙忙收拾了一日一夜。次早拜辞了家庙,吩咐家人侍女都随往任所,一来路上好照管伏侍,二来省得留在家中,恐又惹出是非。只留一个精细的家人并毛老儿在家看守。将前门封锁了,只许看家的在后门出入。自己拂衣上马,小姐登舆,随从男女,各自纷纷上了车辆牲口。将行装拴束停当,行出都门。

  只见贺知章、杜子美与那起祸的李太白,并一班平日相好的官员,都在十里长亭饯别。太古叫车辆先行,自己下马,与众相见。各官奉上酒来,太古一一饮了。又赠了许多饯别的诗章,各各洒泪上马而别。

  太古赶上了小姐一行人,一程程走去,饥食渴饮,夜住晓行,不则一日,来到范阳那佥判衙门上任。毕竟葛小姐与钟景期后来如何相逢,待下回慢慢说来,便知分晓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Copyright ©2017-2020 金沙澳门娱乐-就是这么简单的玩法

本站古典小说为整理发布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